【旅游散记】青岛的路

时间:2019-09-22 02:14       来源: 未知

  倘若你真正走过青岛的大街小巷,你就会发现青岛的路正如这个城市一样,美丽而又沧桑,现代而又传统,曲折而又平坦,浪漫而又现实。

  倘若你真正走过青岛的大街小巷,你就会发现青岛的路正如这个城市一样,美丽而又沧桑,现代而又传统,曲折而又平坦,浪漫而又现实。

  从西部到东部,从中山路到香港中路,从“峰回路转”的鱼山路到平坦宽阔的山东路......你会发现你是在阅读一部历史,一部从浪漫走向辉煌的城市历史。

  当你漫步在西部城区,你所感受的是青岛曾经的沧桑,你所感知的是青岛曾经的文化除了那些颇具异国情调的建筑,还有那一条条让你遐想、让你追忆、让你感怀、让你气喘不已的路。

  中山路,青岛开埠后的第一条严格意义上的街道,无论它有怎样的变迁,无论它从繁华走向冷清,也无论它从冷静回到热烈它确实代表着一个城市的一段辉煌的历史。中山路既承载过人力两轮车上的曾经的富贵,也正承载着私家轿车里的现实的平淡。青岛的辉煌是从中山路开始的,所以我们只能沿着这条街道,开始我们的青岛文化之旅、经济之行、历史之路。

  你若是细心观察就不难看出,中山路的起点不是中山路与太平路交叉的位置,从北向南望去,你会惊讶地发现,中山路与青岛最标志性的建筑栈桥是一个方向,假如按一定比例将中山路的宽窄锁成栈桥步行道的尺寸,那么我敢肯定地说中山路的起点就是栈桥的回澜阁。看到这里,你就会产生一个奇怪的念头青岛这座城市是从波涛汹涌的大海里诞生的。于是,我们对山海相连、依山傍海的青岛又有了一个未曾经历过的奇特的观照......

  曾经阅读过戴望舒的诗《雨巷》,那是一条在江南屡见不鲜的街道,在你读过《雨巷》之后,你会被那些婉约凄美的文字所迷惑《雨巷》只能是在江南古镇的某个地方。然而在青岛西部城区,当你顶着蒙蒙细雨趟过黄县路的碎石巷,当你撑着雨伞经过龙山路的窄巷......你恍然如释,原来《雨巷》只是诗人的一种情绪,一种情结,这种情绪和情结就像霏霏细雨到处飘洒,当然也包括我们城市中的那些悠长而狭窄、古老而鲜活的小巷。也许是有了这种弥漫的情结,才使这些小巷的历史如“丁香”般浓郁。

  外地人特别是平原地区的人经常惊叹青岛人的驾驶技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青岛司机在高度倾斜的陡坡上“如履平地”,特别是那“半坡起步”的娴熟程度更是让他们羡慕不已。

  还是在自行车为主要代步工具的年代,青岛的路更是给外地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骑在自行车上的人,两手紧握车把异常吃力地蹬着脚踏,艰难地向大连路的坡顶进发,就在登上坡顶的那一刻,满头大汗的骑车人很自然地腾出一只手,轻轻揪住衣领口,迎着风的方向慢慢地扇动着衣裳,表情惬意地顺着丹东路一路下坡而去,那感觉就像吃了蜂蜜一样。

  的确,青岛这座依山而建的城市,不仅给我们带来了山的秀美,而且还形成了山城那特有的道路。在青岛,特别是西部城区,不间断地上坡下坡是“家常便饭”,而难得一遇的是一条平坦的街道,即使是那条曾经贯穿南北市区的中山路,也同样有着山路的起伏。而最最具有山城之“相”的路便是那条被称为“鲌螺油子”的小路。

  那条路,就像海螺的形状,一圈一圈地从热河路坡顶绕向莱芜二路。小路的坡度很大,再加上石块拼接的路面,就是再能耐的自行车高手也得推着车子上上下下。然而,在第一期东西快速路动工的时候,这条极具青岛特色的小路便成了一段永久的遗憾的记忆。

  我们可以庆幸的是,在青岛快速发展的今天,一批特色道路被永久地保留了下来。沿着静寂的石阶路,缓缓地步行到福山支路,在康有为故居前,缅怀那一段“公车上书”的历史;走进弯曲而上的观海二路,在王统照故居前,感受着文学大师的喜怒哀乐......

  当你行走在东部市区,你很自然地被现代化的节奏所感染。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在绵绵不断的车流里,你会不自觉地加快步伐,迎合着大都市的特有的律动。徜徉在香港中路,那闪烁不已的霓虹,那琳琅满目的橱窗,还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无不让你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现代版的青岛文化。青岛东部市区,是在青岛难得的“盆地”中寻找着东西文化的融合,延续着青岛那独有的发展之路。东海路、澳门路等等,无不演绎着青岛那特有的文化各种风格的欧式建筑,凭栏远眺的石铺人行道,矗立着现代雕刻艺术的“五月风”广场,崇尚传统而又高雅的音乐广场,还有聚合着力量及美感的帆船基地......

  一位诗人曾经这样赞美过青岛第一期东西快速路从西往东、从东往西,只有五分钟的路程,五分钟让你阅读了青岛百年的历史。然而现在,当我们以2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在第一期东西快速路的时候,我们会不由得慨叹,青岛百年的历史需要阅读很长时间,所以青岛的路应当延续得更长、更宽、更远......